事件說明:第三是協議價購會議後台南市政府再度向內政部提徵收審查會議,土徵審議時間:2016年10月26日上午9:30第一案,土徵審議地點:中央聯合辦公大樓南棟18樓第2會議室(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5號)。會後決議仍是保留再議。

影像內容:檔名:20161026西港第三次徵收會議

記者會:行動劇口白,西港外環道即將開闢,如果開了之後會是甚麼樣的路呢?西港外環道短短1.85公里卻有十條以上的交叉路,道路巷道還有通學道路,交通干擾很多還有不方便快速通行,可能造成更多車禍,而且西港外環道那附近有港東國小,還有西港國中,學童上學的通道,如果開了這條路他不僅是對交通無意甚至用路人危害安全。
自救會敦哲:我們自己研讀資料後發現,裡面的數據跟資料有造假之虞。我們自己讀2011年公路容量手冊,這本手冊是道路交通量、服務水準等,我們去讀了它之後,再來比對台南市政府,要向內政部提出預算那份可行性評估報告,他故意將道路容量算錯,故意降低道路容量製造壅塞的情況,而且有些地方甚至是故意造假的。
這份資料,各位可以看到服務水準,E就是第二差的等級,但是我們去看它前面的數據,V/C值,我們看資料後知道它是用車流量除以道路容量出來的數值,然後還有另外一個是行車的速率,它也是用每小時行車多少的速率,依照一個方法去特定路段開車去算出平均速率,這兩個數值都沒有一個數值到E,這兩個數值頂多最差的是D級而已,它並沒有到E級,台南市政府竟然把它寫成E級,這是我們強烈質疑他們資料造假,這裡有一張表,它上面算出平均速率之後,你可以比照的道路服務水準,我們可以看到台南市政府這邊寫E的地方,就是20.7、21.5、20.7、23.3只有D而已,D級平均速率是20~25,但這裡卻是寫E,所以我們說台南市政府這個資料造假,根本是完全不合理的,而且從去年來到現在已經過一年,我們在第一次土地徵收審查會議經過一年,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回答我們,到底這資料造假的部分,出了甚麼錯?然後他也無法去證明我們西港有塞車的事實,甚至到現在,內政部要求他們做改善手段,都沒有做,所以我們要強烈呼籲台南市政府,立刻停止道路開發案件。內政部應該要依據9月22日針對反迫遷這些回應在聽證程序辦法還沒有出來之前,停止所有爭議案件。像我身後聲援的自救會一樣,停止這些爭議案件。
自救會敦文:我們這條外環道的長度只有1.85公里,可是在1.85公里裏頭卻有十個巷道,十條交叉的道路,那這樣還稱作外環道嗎?而且外環道經過學校,是否會有學童安全之疑慮呢?在這安全有所顧慮情況下,應該要退回徵收土地,停止外環道,並請這些行政資源,可以讓西港變得更好,不用讓我們台南市政府跟我們居民對立,我們可以共同讓西港變好。
自救會鈺雯:我們在去年兩次土地徵收審議會議11月4號跟12月23號,台南市政府的東西都被內政部以必要性不足被要求補件,所以是保留再議的狀況,新政府上任之後,今天又招開第三次徵收審議,從去年兩次土地徵收審議之後,到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委員,委員對市府提出的改善意見,台南市政府通通沒有做,不僅沒有做,甚至還繼續修改這些計畫書,繼續要強行的闖關,我們覺得台南市政府只是要貪圖這個預算而已,我也是西港人,西港人口都是外流,西港外環道會花費2.61億的費用卻只能節省57秒,這是沒路用的道路。
台灣人權促進會林彥彤:這個案子是典型的浮濫徵收,我們都知道徵收是政府對人民財產權、居住權非常嚴重的侵害,它必須餞行幾個非常重要的要件,它才能夠執行,第一個它必須要非常明確的清楚公益性跟必要性,在這個案子裡面我們發現它沒有公益性,也沒有必要性,台南市政府自己說這個是有交通需求,所以需要參與外環道,可是它自己相關的資料上面它居然把早上南下的車流加到北上的車流,然後說在傍晚的時候,這邊車流量過大,它直接把這邊傍晚北上的車流給加倍,然後說車流量過大,所以要開這個外環道,我覺得這非常誇張,沒有看過程度這麼差的政府再辦徵收案的時候,嚴重基本事實錯誤都可以錯的這麼離譜,所以我覺得這個案子非常荒謬,這個案子完全沒有它的公益性跟必要性,完全就應該砍掉。

再來一個案子如果真有公益性與必要性,它必須跟人民進行真誠磋商的程序,它必須要跟人民在一個資訊公開透明對等的情況下跟人民做協商,但是在這西港外環道這個案子裡面,發現政府就是不斷的敷衍了事,不斷的逃避溝通,他說一開始這邊超過九成地主同意協議價購,但是他沒有說這九成裡面幾乎都是公有土地,他沒有說這邊有一大堆水利會、台糖的土地,企圖用公有土地來灌水同意比例,然後藉此對居民,對長輩形成壓力,要他們同意去做協議價購的動作,這是非常惡劣的手段,它只是想完成它的業績,完成它的徵收目的,就拿這種唬爛的數據來欺騙人民來搶奪人民的財產、居住權,事實上,去年台南市政府被內政部打臉,還覺得臉不夠腫還繼續送件,我們要求內政部絕對要把這案件退回去,絕對不要再審這個案子,這案子實在太誇張了,也請台南市政府醒醒吧,生活圈道路是非常過時的概念,這東西1990年代帶到現在已經快30年了,結果卻還在搞四年六百億的預算,在大都市就會發現,故意說沒有錢就BOT故意蓋商場蓋百貨公司,結果他自己把這個錢拿到鄉下開沒有用的道路,這是完全不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