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說明:在三次土地徵收審議均遭委員決議「保留再議」後,南市府繼續送審第四次土徵審議,地方民代動員兩台遊覽車,邀長輩鄉親北上遊覽兼支持開路,自救會與開路方各分兩派開記者會。

影像內容:檔名:20170412西港第四次土地徵收會議

記者會:要求召開聽證,隔壁市議員將在地阿公阿嬤帶上來遊覽兼支持開闢道路,我的朋友跟我說他阿嬤來到這邊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就來台北遊覽很開心。敦哲:我們已四次北上參加土地徵收會議,我們強烈要求召開聽證,沒有召開聽證之前停止所有徵收程序,內政部營建署發放各預算給營建署的生活圈道路計畫,所以各地方爭相爭取預算,但為了這筆預算不去考慮地方未來方向,甚至不考慮這條路未來帶什麼衝擊就發放這筆預算,我們要求營建署針對生活圈道路,你們在審查預算時要非常謹慎,很多案例都是都市計畫已經過期,你們至少看到都市計畫過期的案子就不應該過。

行動劇:市府跟民代堅持要開西港外環道,他們說西港中山路會塞車,指控外環道才能紓解,真的是這樣嗎?今年三月六號西港現勘的時候,離開的時間是晚間尖峰時刻完全沒有塞車耶,那這個塞車假議題是怎麼被塑造出來的呢?就因為營建署跟工務總局編列了四年三百億生活圈道路預算,然後規定利用開路跟拓寬才能夠申請,所以各地就長出一大堆不存在的交通需求,為了要經費所以他們要開路,為了要開路所以他們說這裡會塞車,如果這條路要跟西港中山路一樣真的沒甚麼車怎麼辦?寫假報告囉!傻傻的。鈺雯:我們抗議內政部營建署濫發生活圈道路預算,讓這麼多蒼蠅搶食這個大餅,創造出無謂的需求。西港外環道只省50秒卻花費2.61億。

地球公民顧問蔡中岳:地方政府不斷透過公路預算想要製造地方上面的對立,這種作法非常卑劣,我們無法理解快五十秒的道路如何聯繫到整個城市的發展,整個城市的發展從來不應該扣連在一條道路上的開發,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有這麼多的人沒有辦法理解到,所謂公路建設,公路預算他應該要花費在應該需要的地方,而不是把濫發的經費在一次撕裂地方居民的生存生活的機會,西港外環道路經過地方的團體和在地居民不斷調查,這已經在在證明這條道路沒有開發的需求,如果說這2.多億的預算可以提供西港其他的發展,包含軟性的建設,而不是只扣連在道路上面,西港的發展才能真正地透過這些經費跟一些建設的改善,讓地方有更好的發展模式,絕對不是開路而已,所以我們不要再一次的被開路等於發展這樣的假議題所綁架,今天看到他們拿著紅布條,這些都是地方政府在操作民粹,操作對立的手段,不是台南市政府這樣做,全台灣各地都喜歡這樣搞,我們前兩天在花蓮開193道路拓寬,也是有非常多的議員去動員當地居民,支持方的居民在現場互相叫囂,我們看到這些情況都非常慘忍與不捨,因為大家特別從台南上來,這麼遙遠的地方,如果我們能爭取這2.多億放在地方真正需要的議題上面,而不只是一條快五十秒的道路而已,這樣子的發展我相信對西港這城市來講,會有更好的方向,所以我們希望不要再將所有的發展,扣連在一條只是快五十秒的道路上面而已,如果這2.多億提供地方更完整的建設,他會是更好的方向,交通部跟營建署,他們透過都市計畫的省議,來告訴大家說好這條路是計畫道路,一個城市會有多少條的計畫道路,為什麼非開這條道路不可,沒有人說明,我們希望中央將預算撥到地方真正需要的地方,不是去花2.多億的錢來做一條沒有必要的道路,加深地方居民的對立。

自救會成員:市政府在102年作了一份可行性研究,用這一份可行性評估來申請生活圈道路預算,但其中有非常多的錯誤,其中最明顯的錯誤是報告上印出來的內容,這個畫紅色的地方,他把四個應該是屬於D,第四等級報告服務水準寫成E第五等級報告服務水準,那麼差別在哪裡呢?原本是中等級的,卻變成塞車了,其實這報告裡面還有非常多的錯誤,比如說它裡面市區最小條的九公尺寬的道路,它的容量有三千多,可是二十多尺寬的道路,容量卻有八百,小的道路容量大,大的道路容量小,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差距太離譜。然後更離譜的是到了104年的報告這條只有八百容量的道路躍身一變變成容量最大的道路,這可能嗎?忽大忽小。我們一直跟台南市政府說你們報告有錯,可是他們回應104 年報告是對的,我們請成大教授檢查過了沒有問題,他這樣子聲東擊西,混水摸魚的打法,我們希望市政府坦誠面對自己的錯誤,我們也希望營建署根據錯誤報告的預算就好好收回去,不要再讓市政府一再補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