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逐字稿:

地點:西港堀仔頭鄭宅 / 紀錄人:林祐丞、翁倩文 / 受訪者:鄭阿公 昭和四年出生

這條鐵支路,是到我知道就是在載甘蔗啦,五分仔火車,火車喔,有的像台鐵那種叫做十分的,這較小台叫做五分仔火車,專門在載甘蔗
那條鐵支路所用的就六米寬啦,那專門…像這裡的甘蔗是載去麻豆總爺,總爺那間…那間糖廠,那間叫做「明治製糖株式會社」,那名稱(的部分)是這樣子的
那個「明治製糖株式會社」好像有三間的樣子,佳里…佳里那個時候,叫做蕭壟,蕭壟糖廠,是屬於「明治製糖株式會社」

(問西港橋上火車的事) 那個時候是大東亞戰爭,大東亞戰爭後來再進入到世界大戰,大東亞戰爭那個時候,(西港大橋)橋面鋪上土,再鋪鐵路,來載軍用品。軍人要用的,那個時候這條鐵支路不是在交甘蔗的,是載甚麼我們不知道,但是軍人在用的,在走南北線。

那甘蔗是一天載好幾次,那個時候,是甘蔗(的種植制度)…辦得很好勢(妥適)喔,是怎樣很妥適,你這有要插(種植)甘蔗的地方,他看是幾分,土地有多大,他有錢借你,也會準備肥料給你用,到時甘蔗砍完,他才有跟你抵掉,在這個中間,他有錢讓你種甘蔗,也有肥料讓你領去用,這個時候都還沒算錢,到甘蔗收去,那個時候看多少,才扣起來,剩的才給你領,人家是辦得很妥適,是怎樣說辦得很妥適,一期甘蔗插下去,他會來調查三次,插下去的時候調查一次,到稍微大棵的時候,又再調查一次,到長大又再調查一次,到要砍(之前)總共調查三次,在這之後,糖分較足的,這個部分在講的是日本時代,糖分較足的,選那個糖分較足的先砍,糖分較少的後面再砍,這個在砍的部分叫做「收割」,「收割」(的工錢)是蔗手要出,要出…收割要出啦,到收割完,砍完他們就來車去(運走),運走的錢是糖廠要出,「收割」,是在講砍收(的程序)這樣,是我們插甘蔗的蔗手要出,那條工錢,再來就是搬運,搬運就是砍了他們來運走,那筆錢是糖廠要出,那個辦法,當初的那個辦法很好。

甘蔗是照輪的,三年輪一年,三年就要插(種)一年,三年要種一年甘蔗,(問當時是交給總爺還是交給佳里) 這裡都交給總爺,這裡都總爺那邊在交,臺灣的糖廠,那個時候,「步留」最好的,是在玉井,「步留」你聽得懂嗎?「步留」就是這樣,100斤甘蔗,能夠產出多少糖,榨甘蔗能產最多糖的就是在玉井,玉井都是山內的平地。若是臺灣的產量最好的,是總爺糖廠,總爺糖廠就是這一帶的,產量是說,能夠收割最多的甘蔗,這樣叫做產量。
我還記得說,總爺、佳里這叫做明治製糖,也有大日本製糖, 也有臺灣製糖。都是私人的公司,怎麼光復過後卻可以讓他接收。到光復以後,民國三十四年以後,糖業也是照這樣在經營,照日本時代的經營法一樣在經營,經營到現在收起來

糖廠,出來跟我們買鐵支路,是6米,6米的鐵支路,那條鐵路是大家很願意賣他們,鐵路上面有設計「蔗埕」,原來都是跟地主買的,南邊有設計「蔗埕」,現在牛車運進來,運上那個火車檯,疊起來交去糖廠
(跟阿公請教蔗埕的事)這邊一個那邊一個(指北又指南)總共兩個,南邊那邊一個,(指北)現在仍然有個原料所在那邊,原料所那邊也有一個

民國54年的時候,那個時候土地重劃, 現在是說這裡是外環道路,這裡應該不是,應該外環道路是在這條鐵路東邊100公尺,100公尺到這邊是都市計劃預定地,是當初土地重劃劃的。到糖廠收起來,才給你移進來(阿公起身進房間拿茶海)

到民國八十六年,這個黃嘉淦做鄉長的時候,(叫阿公把字轉給鏡頭拍攝) (問黃嘉淦是誰) 當時的鄉長,到那個時候,在預算,在預算這裡要做20米,要來做20米,要是做20米,這邊的房子不用拆,就只需拆那間(工寮)而已,你這邊鐵路6米,這條路3米,排水溝3米,這樣就有12米,12米再來加8米是跨過東邊,這樣你不會影響這邊的房子(道路西側)
現在種甘蔗不划算,農民辛苦又沒錢賺,現在有在變化,技術之類的。我看來看去,我本身是個農民,我看最好的並不是做官,就屬農民是最自由,今天要做就做,不然就停一天明天再繼續做也可以,賺不是很多,吃也隨便吃就好,好的都拿去賣人,壞的都留自己吃,農民就是這樣。